北国网首页|新闻|辽宁新闻|数字报|财经|娱乐|读书|健康|时尚|汽车|亲子|论坛

›› 你现在的位置: 财经频道--焦点新闻

沈阳网吧5年倒闭400家 转向高端体验式“网咖”

来源:北国网    作者:    2015-03-25 10:01:06    编辑:孙天宇

近日,文化部、工商总局、公安部、工信部联合印发了《关于加强执法监督 完善管理政策 促进互联网上网服务行业健康有序发展的通知》,提出全面放开网吧审批,降低准入门槛。此举,被认为是全面振兴网吧市场的有力之举。

网吧在沈阳出现已有近20年的时间,经营状况一度也非常火爆,如今却陷入行业寒冬。据有关部门统计显示,鼎盛时期的沈阳网吧数量达到2000家,而如今正常运营的仅有800多家,对不少人而言,网吧已经成了过去式。

短短的十余年时间里,网吧如何从一个“聚宝盆”成为了“赔钱货”?在全面开放网吧审批的政策出台后,网吧是否能迎来新的春天?传统网吧面对智能手机等外在冲击,如何调整转型才能继续生存?带着这些问题,记者对沈阳网吧进行了走访调查。

 
网吧

【行业寒冬】

传统网吧5年内减少近四成

位于铁西区的“急速网吧”开张于2003年,那时,网吧是一个朝阳产业,在沈阳市十分受欢迎。然而12年的时间倏忽而逝,网吧在前进的道路上越走越难。

3月18日,记者来到这家网吧,门前“未成年人禁止进入互联网经营场所”的警示标语非常醒目。进入网吧,有些昏暗的灯光和挡得严实的窗帘,将网吧内部与外面的喧闹隔绝,由于是工作日,在这里上网的人不多,几名客人零散地坐着,在上网或者打游戏,网管正在无精打采地看着电影。记者初略地统计了一下,网吧大概有近100台电脑,总共坐了不到10个人。

网吧的老板王斌告诉记者,这种不景气的情况实际上是一种常态,最近几年都这样。“周末的时候人会多一点,上位率能达到60%至70%,平时能达到20%就算非常好了。”王斌对这样的现状显得有心无力。他从2003年开始就经营这个网吧,最直观的感受是来上网的人越来越少。

“来网吧上网的人越来越少,而且上网费比10年前的价格还低。”王斌说,“说句实话,像我这样最早经营网吧的人,的确挣到了钱。很多人在网吧不景气后,都转行投资别的产业了,现在坚持经营网吧的人,都是赔本赚吆喝。”

“目前沈阳网吧普遍的收费价格是每小时2元,这比十年前还低,当时因为网吧少,即使上网费是4元钱仍然会有很多人来玩,一台电脑每天可以挣到70元至80元。而现在10台电脑也挣不出来这个钱,大部分网吧都在保本经营。”王斌告诉记者。

相对于“急速网吧”的经营惨淡,位于东北大学附近的一家网吧日子则好过得多,仍旧保持着不错的上座率。店内200余台电脑,每天都能达到70%的上座率。可即使是这样的业绩,也让网吧的老板刘亚光觉得难以接受。“因为靠近大学,学生来上网的很多,但是由于周围网吧非常多,竞争很激烈。本来上网的费用是每小时3元,为了吸引客流我们推出了会员制,核算下来每小时的价格不到2元。”刘亚光说。“别看来上网的人多了,就以为我挣钱,在学校周边开一家网吧光是房租的价格就贵了很多。我们也是勉强维持经营,就算不赔钱,靠网吧也挣不到什么钱。”刘亚光坦言。

来自辽宁省网吧业协会的数据显示,2010年时沈阳有网吧1279家,而2014年沈阳的网吧仅剩余800余家,5年缩减了近四成。

【调查分析】

环境硬件差限制网吧发展

短短的十余年,一个日进斗金的行业急剧萎缩,网吧已经退到了生存的边缘。

的确,在这个互联网急速普及的时代,网吧已经显得格格不入,这是很多原因导致的。中国互联网协会专家吴庆丰告诉记者:“网吧业绩之所以萎缩得这么厉害,一个主要原因是网吧所能提供的聊天、看电影、阅读甚至是网络游戏都已经被其他方式所替代。”“随着家庭和单位电脑的普及,特别是近几年智能手机、平板电脑和Wi-Fi无线网络传输技术的涌现,网络的功能性需求全面向移动互联网设施转移。可以说,移动互联网的普及,几乎完全颠覆了传统网吧的生存秩序。”吴庆丰说。

有统计数据显示,网吧行业急剧衰退的这几年,正是移动互联网突飞猛进的时期。在全国网吧市场终端保有量首度出现负增长的2011年,全国的智能手机出货量同比翻了一番。截至2013年底,中国网民规模达到6.18亿,其中手机网民数量为5亿。

记者随机采访了身边几名“80后”朋友,他们均表示网吧已经离自己的生活很遥远。“记得我上学的时候,只要一放学就往网吧跑,有时候甚至不眠不休地‘包宿’。不过后来我有了智能手机,去网吧的次数就屈指可数了,而且每次去网吧都感觉乌烟瘴气的,就更不爱去了。”沈阳小伙秦玉超说。

经营网吧多年的王斌告诉记者,很多小网吧无法避免的问题就是客源的变换。“以前网吧的消费群体主要是学生和白领,而现在来网吧上网的一些人素质不高,抽烟、随地吐痰等不文明现象成为常态。”王斌说,“这就变成了一个死循环,本来客流量就少,为了招揽一些客人必须牺牲网吧环境,网吧环境不好就更没有人来上网了。渐渐的,我们投资者也不愿意再投钱来提升网吧的环境了,能对付就对付吧!”

还有一些网吧的经营者向记者表示,除了外部的环境冲击外,上级主管部门对网吧的政策也值得商榷。“总量限制、不批单体、不准外资、只准连锁”,这是出自2002年颁布的《互联网上网服务营业场所管理条例》的内容。

“这样的管理条例,让想经营网吧的人必须付出高昂的加盟费用。这等于政策鼓励连锁网吧的老板实施垄断经营啊!这样的市场,有创新和想法的投资者根本不会进来,导致网吧市场死水一摊。”王斌说。

【占领市场】

体验式网咖注入行业活力

面对艰难的生存环境,一些网吧的经营者另辟蹊径,相对于普通的网吧,更加高档的体验式网咖(即网络咖啡厅)已经悄然占领了沈阳互联网经营市场的很大份额。

3月19日,记者走进位于三好街附近的一家体验式网咖。与传统的网吧明显不同,首先映入眼帘的是一个干净明亮的吧台,出售现调的咖啡、西点、快餐和其他饮品等。网吧的整体环境非常好,精心装饰的壁纸和桌椅,以及摆放在店内的绿色植物,让人感觉心情舒畅。

记者细心观察后发现,网咖内提供的电脑都是目前市场上能见到的高端机器,而且每个消费者座位之间的距离也很大,避免了空间太小互相碰撞与影响的尴尬。几乎每隔几分钟,就有清洁人员来回走动,在收拾垃圾的同时,也提醒消费者不要吸烟。

据这家网吧的经营者关山介绍,这种比较高端的体验式网咖是最近两年内才进入沈阳的,“实际上这样的网咖在北京、上海等城市已经火了很久。我们在2012年经过考察后,决定将高端网咖引进沈阳。”

“实际上,由于目前的网络游戏互动性越来越浅,自己在家中玩怎么也不如几个朋友在网吧一起玩。所以很多消费者还是愿意到网吧的,但是由于现在很多的网吧不仅环境差,电脑也稍显落后,阻挡了大部分人进入网吧消费的意愿。”关山说。

“相对于开一家普通的网吧,开一家体验式网咖的费用当然更高。普通的网吧几乎没有装修费用,买完桌椅和电脑就能营业。而我这家将近500平方米的网咖,光是装修费用就占用了总投资的三分之一。普通的网吧也许30万元就能开起来,而一个体验式网咖的投资最少在100万元以上。”关山说。

不过相对于普通的网吧来讲,更加高档的体验式网咖收费价格也不菲,沈阳几家这样的网咖收费价格基本都在每小时5元以上。“实际上,就算是每小时5元钱,想要收回成本也需要很长时间。体验式网吧不仅仅是靠网费挣钱。”关山说。

“网咖里面,我一杯鲜榨果汁卖10元,一份糕点卖15元,来这样的网吧上网的人消费能力还是可以的,整个网吧的利润点很多,这样整体的利润也就高了。”关山说。

“说句实话,现在沈阳有几十家这样的高端网咖,就没听说过赔钱的。而且我们实行的都是会员制,会员会预先存入现金,这样一来网吧就多了不少流动资金。”关山说。

【各方议论】

新政策能否拯救网吧市场

来自文化部的统计显示,2014年我国互联网上网服务营业场所总收入超过520亿元,用户1.19亿人,解决了上百万人的就业问题。而最近文化部、工商总局、公安部、工信部联合印发了《关于加强执法监督 完善管理政策 促进互联网上网服务行业健康有序发展的通知》,提出全面放开网吧审批,降低准入门槛,也被认为是为了拯救这个庞大产业的举措之一。

对于新政策的出台,也有一部分经营者并不看好。一些经营者认为,目前的网吧除了需要抵御移动终端带来的冲击,房租等成本也越来越高。“如果放开了审批,会有更多的网吧出现,本来就不多的市场份额将进一步被分摊。这对现有的网吧经营者来说并不是一件好事。”网吧老板王斌说。

一些网吧经营者则认为,全面放开网吧审批,降低准入门槛,会极大损害他们的利益。“我们当初的加盟费用和牌照费用都相当高,没想到现在居然全面开放了网吧审批。这笔损失最少达到了10万元!”一名网吧经营者说。

大连理工大学信息工程学院教师张学林表示,此次出台的《通知》提出全面放开网吧审批,降低准入门槛,实际上就是鼓励一些中小型的网吧进入市场,让一些环境好、服务好的网吧逐渐替代过去的脏乱差网吧。

张学林认为,从目前市场上的高端网吧经营情况来看,这样的网吧不仅满足了消费者的需求,也为身处困境中的网吧行业展示出了一种新的发展模式。这种新型模式正以更个性化、更创新化、更多元化的方式推动着网吧行业经营模式的转型。“实际上,新政策的出台让经营网吧变得更灵活,过去由于政策限制,很难出现例如社区网吧、主题游戏网吧这样的地方。而新政出台后,能让一部分投资者不用花太多投资,就能打造吸引固定消费者群体的特色网吧,这无疑给目前正在萎缩的网吧市场打了一剂强心针。”张学林说。“实际上,传统网吧就如当年的传统书店一样,面对移动网络时代并非无立足之地。传统网吧可以参考一些实体书店的转型,升级成为相对小资的高端上网场所,去除乌烟瘴气的惯性印象。这样形态的网吧如果兴起,就算是无法达到10年前网吧的辉煌,也能让经营者得到良好的收益。”张学林说。

相关阅读:
北国网版权与免责声明:
1、北国网所有内容的版权均属于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。未经北国网的书面许可,任何其他个人或组织均不得以任何形式将北国网的各项资源转载、复制、编辑或发布使用于其他任何场合;不得把其中任何形式的资讯散发给其他方,不可把这些信息在其他的服务器或文档中作镜像复制或保存;不得修改或再使用北国网的任何资源。若有意转载本站信息资料,必需取得北国网书面授权。否则将追究其法律责任。
2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,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,并注明“来源:北国网”。违反上述声明者,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。
3、凡本网注明“来源:XXX(非北国网)”的作品,均转载自其它媒体,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,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。本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,意在为公众提供免费服务。如稿件版权单位或个人不想在本网发布,可与本网联系,本网视情况可立即将其撤除。
  • Copyright © 1998 - 2014 www.lnd.com.cn All Rights Reserved.
  • 本网站各类信息未经授权禁止转载 版权所有 北国网
  •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编号:2112006002
  • 沈网警备案20040201号
  • 北国网官方微信
  • 带你每天
  • “ 动 ”
  • 起来!